MonoDroid.TimesSquare发布

之前看到Square发布了一个在Android上选择日期的widget,觉得挺不错的就想着把这个小项目移植到Mono for Android上。经过一段时间的开发,算完工了。代码库放在了GitHub上。

用法

CalendarPickerView作为custom view嵌入到layout里,像这样:

<monodroid.timessquare.CalendarPickerView
    android:id="@+id/calendar_view"
    android:layout_width="match_parent"
    android:layout_height="match_parent"
    />

对于layout还想多说几句。因为这个控件占用比较多的控件,所以最好给足空间。在屏幕小的设备上最好用对话框、全屏的fragment或者单独一个activity。屏幕够大的话倒是不推荐全屏显示,用一个fragment或者对话框就行了。

接着在activity/dialog里的 OnCreate 方法中或者fragment里的OnCreateView方法中,需要用一段有效的日期和当前选择的日期来实例化这个控件。比如像这样:

using Java.Util;
...

var nextYear = Calendar.Instance;
nextYear.Add (CalendarField.Year, 1);

var calendar = FindViewById (Resource.Id.calendar_view);
calendar.Init (new Date (), new Date (), nextYear.Time);

然后就可以用calendar.SelectedDate来得到所选择的日期。

实现细节

Square当时是如何想到写android-times-square这个小项目的可以看这里

Android上,用Java Calendar类(MonoDroid里有这个类的绑定)来计算日期。我们曾经考虑过用别的第三方库来实现,不过还是觉得让我们的库越小越好。在layout上,我们就自己写了个ListView:每行代表一个月,对于每个月再分别计算尺寸啥的,这样可以加快滚动速度。

下载

这里下载最新版本,然后以library project加到你的程序里。

软件许可

使用Apache 2.0许可。其实这倒是让我稍微补了一补课的地方。

Xamarin 2.0

之前几个礼拜就收到邀请参与private beta的测试,今天,Xamarin终于发布了他们移动跨平台工具的新版本:Xamarin 2.0。这里略微的介绍下我比较感兴趣的新功能。

  1. 新的IDE:Xamarin Studio 
    Xamarin Studio的前身是MonoDevelop,一款用于在Linux/MacOS/Windows下写C#应用程序的IDE。新版本主要重新设计了UI,之前时不时会有问题的代码完成也有了巨大的改进以及全局搜索等等。官方blog里详细地介绍了这些改进是怎么来的。

    Xamarin Studio
    Xamarin Studio
  2. 在Visual Studio里开发iOS应用
    以前,这也是可行的,但是需要很多的弯路要走,也不是很稳定。这次官方总算加入了这个功能。他们的办法是通过网络与另一台Mac来传输编译调试所需要的信息。这个功能非常实用,因为Visual Studio是套非常强大而且完善的IDE,而且也还有另外一个杀手锏:ReShaper,能极大地增加开发效率。
  3. 新的价格
    新的版本也带来价格的变化。这次加入了有app体积限制的免费版本,降低了独立开发者和企业级的价格。不过对我来说,独立开发者这一档没有Visual Studio支持还是蛮令人扫兴的,毕竟VS上有ReShaper这个神器。

    Xamarin Pricing
    Xamarin Pricing

别的改进还有很多,比如多了个组件商店,可以下载(有的收费)一些组件拿来直接用,避免时间浪费在重复造轮子上。这里有篇非常详细的上手体验介绍,感兴趣的可以去看。

关于跨平台开发,势必会带来的一个问题就是,许多功能其实只是在不同环境/语言下的再实现,那这样的重复造轮子是否值得?或者说有没有这样一种工具或者语言能简化这部分的开发过程?

答案是有的。比如像PhoneGap这样,用你最喜欢的框架写个适合移动设备的web app,然后用各平台自带的浏览器控件包装一下。这样的好处就是只需要写一个web app就能在各个平台上跑,效果也都一样,开发时间又短,但显而易见的主要问题就是性能不好、依赖于当前平台浏览器控件所能支持的系统API以及需要实时在线。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又有了类似像Titanium这类叫做hybrid app的新办法。就是提取出各个平台公共的UI控件以及API,再配合上web app,整合成一个app。好处就是相比之下性能会好一些,应用合适的数据存储方式后并不需要实时在线,但仍然运行起来不是很流畅,不能方便地调用系统API,所能提供的API也不全。

而Xamarin则走了一条不一样的路。上述两种方案的首要问题就是一个移动应用是否真的必须在每个平台上的设计和操作一模一样?他们认为,不需要,每个平台都有其独特的UI,比如像他们CTO Miguel在MIX11会上所示范的:Mono UI

既然如此,那不如在UI层上使用各个平台原生的控件,而业务逻辑层数据层则共用一套代码。这样既做到了拥抱各个平台原生UI的独特之处,又最大程度地共享代码加快开发效率。

此外,他们选择了C#这个非常强大又高效的语言,比如这些杀手级feature:LINQ, Lamda表达式,var匿名类型等(JAVA?!)。再通过P/Invoke实现每个平台上所有API的绑定。由于C#及其虚拟机CLI(Common Language Infrastructure,即.Net的核心部分)加入了ECMA标准,于是他们脱离微软自己实现了这些。当然也不用担心版权纠纷

那最后的性能到底如何呢?试试看像Bastion这样的游戏,或者iCircuit这样的跨平台应用,以及我最爱的云音乐软件Rdio就知道了。:)

所以,如果想要每个平台达到最好的用户体验又要最大程度地共享代码,Xamarin的这套移动开发平台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2013

2012!这一年值得回味值得纪念的事情有很多。

暂时告别了学生身份。然后开始正儿八经地以写代码为生,也算圆了小时候的一个梦想。与此同时,谈了不到一年的感情告吹。也为了她,从波士顿搬到了洛杉矶。其实既然感情都已结束,整个LA除了湖人也没别的可以留恋的,我应该有无数的理由离开这里,去我想去的地方,比如北上三藩,又或者回到波士顿。想了很久,还是没有。首先工作上还是有很多挑战的让我乐意继续在这里干着,这些相比别的东西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更加重要,先扒干净自己碗里的嘛。另外,对于程序员来说,工作的地点真的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这篇Why I Love Being A Programmer in Louisville的文章从程序员的观点解释了这点,TL;DR版可以直接拉到后一段。话再说回来,即使真的又折腾回了波士顿,又能怎样?之前的朋友们也一个个离开了,没离开的也都开始组建家庭生儿育女买房养车,离他们的生活也越来越远。况且熟悉也并非总是件好事。对于我来说,不就重新开始么!干干净净地来到一个新的城市也挺好的。

之后感恩节的时候,趁着还没过期的签证,趁着Morrissey取消了感恩节的演出,趁着还不算太贵的机票,回了一趟魔都。见了很多老朋友,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父母和老一辈们,也没忘孝敬老人家,把银行帐户给掏空了也在所不惜。跟家人还有朋友们天天吃吃喝喝了一周半瞬间重了10斤后,又回到了美帝,差不多一年的大事也都结束了。在这里还是省略了一些事,想着现在可能还不是合适的机会说,就先这样吧,过一阵有机会再说,也或许过一阵后自己都已经淡忘了。

2012看了很多非常牛逼的演出,挑了十场我比较喜欢的。

  1. the Black Keys @ Staples Center。我这是我第二次看the Black Keys,第一次在波士顿的时候因为不是在内场,听得不是很尽兴。来LA后,他们突然又加了一场,立马买了内场票。他们的歌嘛,很多唱的都是屌丝的苦情歌,所以还是有很多共鸣的,哈哈哈。非常带劲的鼓,漂亮的吉他riff和solo,好听的旋律,很是过瘾。这也是我第一次在湖人主场看演出,望着那么多退役球衣和冠军锦旗,又是不一样的感觉。这点上,比在波士顿的TD Garden头上顶着绿军球衣感觉要好很多。
  2. 李志 @ The Crest Bar。挺有意思的一次经历,因为这是我自己组织的演出。不过想想一个波士顿人能在陌生的LA组织起这场演出也挺不容易的,哈哈。那天李志状态不错,整场效果也挺好。
  3. Band of Skulls @ Fonda Theatre。他们是我今年不小心发现的一支非常好的乐队,算是传统的三大件。现在越来越多的乐队喜欢加上点电子乐的来”丰富”他们的音乐,但大部分加的电子非常俗气。精心的编配加上美妙的男女和声,强烈推荐他们的两张专辑。
  4. Phantom Planet @ Troubadour。这是我在LA看的第一场演出,也是他们四年后的第一次复出演出,所以显得非常有意义。喜欢上他们就是当时看的the O.C.这部美剧,还跟当时一起看的朋友说毕业的时候我也要唱着”California”去加州,但没想到竟然是这么来到了加州。这部剧说穿了没啥内涵,都没看完,但倒是给我介绍了些不错的独立乐队,比如the Subways, the Rooney等等。
  5. Black Sabbath @ Lollapalooza,能见到活着的Tommy Iommi就已经很幸福了。因为他健康的问题除了这场和他们家乡的演出外所有的演出都被取消了,这是我去Lollapalooza音乐节最重要的原因。现场也没让人失望,演了很多耳熟能详的歌。
  6. Led Zeppelin @ Edwards Theatre。其实这不算是一场现场演出,是07年重组演出电影的首映,但没想到电影院里看效果也非常好。当灯光暗下的时候,电影院里的观众也像在现场似的开始尖叫,除第一和第二首电影院里音响太轻以外,感觉跟在现场看也没啥区别,大家也一同跟着熟悉的音乐一起哼唱。
  7. Jack White @ Gibson Amphitheatre。当时耿耿于怀the White Stripes的解散,以为再也看不到了。所幸后来他自己出来单干了。又拜大LA所赐,2012年他在LA演了5场。前两场的时候我还在波士顿,终于等到他再来的时候就没错过了。第三第四次也是连演两场,分别是全男乐队和全女乐队。因为第一天的位置在最后面,于是看了第二天还有比较前面的位置后果断在开场第一秒后就买了第二天的票。最后年末还在KROQ Almost Acoustic Christmast Show上再来了一发,尽管这次只有四十分钟,但对我来说感受是最深刻的。我喜欢他的就是每次演出都能给人不一样的感觉,让人真正感觉是在现场,而不是录音室的重演。
  8. Aerosmith @ Staples Center。无需多说,我的启蒙乐队。今年在LA演了两场。第一场感觉他们都已经老了,但是第二场却完全不一样,Steven Tyler高音也飙得上去了,舞台效果也没70年代那么土鳖了。不过看到Joe Perry那苍老的双手,Joey Kramer气喘吁吁地用光手打鼓,还是有点心疼的。
  9. Red Hot Chili Peppers @ Lollapalooza,看过两场,尽管Boston的一场是我的生日,但那场由于在山顶加上很多心事,其实不是特别尽兴。反倒是芝加哥那场,早早地排队进去了,跟着大伙儿在泥地里一起唱啊蹦啊特别激动,也始终不会忘掉Snow (Hey Oh)前奏riff响起瞬间的感受。RHCP各位成员都发挥地很好,很满足。
  10. Buckethead @ Great American Music Hall。好几年都有看演出跨年的习惯,今年也不例外,正巧Buckethead在三藩跨年,就专门跑过去看了。Buckethead的音乐是我写代码时候听的,主要是因为没有人唱,很能让人集中注意力,而且吉他各种效果的运用也很有想象力,算是把吉他这个工具给用到家了。现场非常好,自己用鼓机、采样和Loop效果器作伴奏,时而跳跳机械舞,倒计时结束后还跳了Gangnam Style,尽管大部分观众都是”What the fuck is that shit”的表情。最后照例发了玩具给大家。对于我来说,自己默默记得在2012结束2013即将到来这个关口的心情就好了。:D

2012也听了很多碟。挑选了10张最喜欢的,放在了Rdio上,顺序不分先后。豆列版戳这里

除了这10张以外,前RHCP的吉他手John Frusciante的电子乐专辑“PBX“,Patti Smith的”Banga“,Bruce Springsteen的”Wrecking Ball“,滚石乐队的新歌加精选”GRRR!“,Led Zeppelin的07年重组演出专辑”Celebration Day (Deluxe Edition 2CD + 2 DVD (CD sized digipak)“也都是非常好。可惜,无情地被冒泡算法给干掉了。:P

2012,不管怎样,都已经过去了。

2013,我在洛杉矶,期待更有意思的一年。

—-

最后,听歌。

Surface RT

前几天路过一个微软的临时商店,禁不住好奇就过去问了一些减肥界奇葩 Surface RT的情况,很遗憾没有真机试用,于是他们就给了我一张预购卡,说礼拜五发售的时候,凭这张卡12点以前来就可以不用排队直接买,还说当天前100名买Surface RT的送一年Xbox Music Pass。鉴于店员太热情,以及对Xbox Music的好奇,那就那天去买一台吧,反正14天内都可以退货。

礼拜五中午11点多到了那里,没想到特别冷清。目测也就几个人排队吧,不像当时iPhone 5发布的时候,8点开门,12点多才排到我。凭着预购卡很快就拿到了机器和Xbox Music Pass。因为我看到结帐的柜台上还有五六十张Xbox Music Pass,所以就顺口问了店员大概卖了多少台,他说大概快到100台的样子,我说不是只有前100位顾客才有Xbox Music Pass拿吗,怎么还有那么多?他说“哎,说说而已,我们想让我们的客户满意而归”。我仅买了机器,没有买额外的键盘,因为我的初衷只是想试试这台机器。

Microsoft Holiday Store in Glendale, CA
就这么寥寥几人

接着,开箱!

Surface RT Unboxing
Surface RT开箱

开机一些简单的设置之后,就到了首页。

Surface RT Home Screen
首屏

来说说对这台Surface RT的感受。

首先是我喜欢的部分。在对Apple的工业设计和UI审美疲劳后,微软这套Metro/Mordern/Windows 8/WTF UI的确令人耳目一新。硬件上的设计也确实下了一定的功夫,比如自成一体的小支架,Touch Cover键盘。整台Surface也不重,准确来说比iPad重了20克,但如果不是脑残果粉的话根本感觉不出来。这套UI也确实非常流畅。以前用Windows Phone的时候就感觉得出来,就系统流畅度而言比Android好多了,跟iOS不相上下。Surface RT还自带杀手级应用Office套件。

Surface with Integrated Stand
Surface自带的支架

但是,我还是准备退掉这台Surface。

这套令人耳目一新的UI在一些细节上还没做好。比如,默认情况下锁完屏回到首屏时候要输入的密码是你微软帐号的密码,而不是简单的四位数字。这对于密码是十几位的同学(比如我)感觉非常难用。像这种类似不人性化的地方还有很多。造成了很多不爽。

Password

显示屏是个大问题。被Retina显示屏宠坏之后,再回头看这个10寸屏却仅仅只有1366*768分辨率的屏幕,颗粒感非常强烈。微软在宣传上也尽忽悠广大人民的智商,说是凭借Clear Type这个字体渲染技术,显示效果会比iPad好很多。可是每平方英寸只有这么点像素,再好的字体渲染技术也无济于事。

系统的流畅不等同于应用程序的流畅。每次拿到新的平板或是手机,总会玩一款神作游戏——水果忍者来测试应用程序的流畅度。很遗憾,用Surface RT玩的时候经常性会有一些卡住的情况发生。原生应用程序也这样,更不用说那些HTML 5写的游戏,比如Cut the Ropes在Surface上也很卡。

Fruit Ninja on Surface RT
Windows RT上的的水果忍者

还是Windows。尽管Surface RT用的是专为arm处理器/平板/手机设计的操作系统,但很多地方还是离不开Windows桌面版的影子,并没有完全的重新设计。平板/手机使用的特点跟桌面很多地方是不同的,微软考虑到了这点,但没有想明白。Windows RT仅仅因为要使用Office套件而专门保留了桌面模式,但又不能自行安装别的x86软件,这点显得很不自洽。为什么微软不专为Windows RT写一套Office?此外,当选择查看所有Apps的时候,会发现很多x86系统里耳熟能详的软件,比如cmd.exe, 记事本,画图,远程桌面,Windows Defender.exe等等,但是令人不相信爱情的是竟然没有扫雷和纸牌!所有这些x86的程序有一个共同的毛病就是没有为触摸屏专门设计。大部分时候我恨自己为什么没有纤纤细指。在桌面模式的时候,如果是在编辑模式下,是不会出现虚拟键盘的,在退出编辑模式的时候也不会自动隐藏虚拟键盘,都需要手动打开/隐藏。有时候系统也会出现没有响应的情况。等等等等。这些细小的地方没做好,实在是很让人厌烦。即使是自家杀手级应用Office,也有很多莫名其妙的错误,比如像这位评测的那样,而且不适合手指太粗的人使用。

退掉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已经习惯了好多有且仅在iOS上的Apps,比如Garageband, iBooks, Newstand, FaceTime, Reeder, Tweetbot等等。Windows Store才开放没多久,费时费力地去找这些Apps的替代品显然不值得,况且要找到同等质量的更是困难。这也是每年Google I/O回来拿着发到的设备,却有种融入不进去的感觉,以至于越来越果粉。:p

既然选择要退掉,比较感兴趣的Xbox Music Pass也就没法试用了,这,还是有点遗憾的。

这些就是我的感受,想看更多评测的,除了前面提到的那篇Gizmodothe Verge的两篇也挺好,如果对Surface RT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听歌,听闻朴树和张悬在上海的树与花演唱会非常精彩的样子,那就推荐首悬儿的《城市》。

Ubuntu 12.10

听闻今天Ubuntu出了新版本12.10,立马就去升级。

官方有个如何升级的指南。我用的是在Linode上的12.04 LTS,按照官方指南,用

do-release-upgrade

升级不了,显示没有最新版,其实应该加一个’-d’的参数表示升级到最新的开发版。

do-release-upgrade -d

升级成功后别的都一切正常,但是php出了问题,进blog后nginx提示502错误。请教一番Google大神后,原来,从12.10版本起php5-fpm开始监听UNIX domain socket而不是之前127.0.0.1:9000端口的TCP请求。因为既然作为一台web服务器,大部分情况下PHP和Nginx是跑在一台机器上,用UNIX socket使用文件传递数据的方式反而更方便,所以之后就使用UNIX domain socket作为默认的配置。升级之后,nginx的网站配置却并没有变,FastCGI仍在监听127.0.0.1:9000,所以找到fastcgi_pass的选项,更改成unix:/var/run/php5-fpm.sock 就行。

vim /etc/nginx/sites-available/yourwebsites

当然,你也可以更改php-fpm的配置,让其仍然监听在127.0.0.1:9000端口上。

vim /etc/php5/fpm/pool.d/www.conf

找到listen这个选项,改成127.0.0.1:9000就行。

最后,记得重启nginx服务或者php-fpm。

另外,这篇文章非常详细地解释了UNIX domain socket和TCP socket的区别,推荐阅读。

咦,最近这首歌的旋律总是回荡在我脑子里,尽管昨晚看了Led Zeppelin的电影。

解决Ubuntu下WordPress无法自动更新的问题

首先,我又搬家了,趁着两个月前Linode周年庆送的100块钱,试试Linode服务器

然后又开始一次迁移。之前LEMP (Liunx/Nginx/MySQL/PHP) 在Amazon EC2上搭的环境无法启用WordPress的自动更新,还有自动安装主题插件什么的,我一直以为原因可能是Nginx的问题,想着这次换新服务器,换换看Apache是不是能解决,但还是不行,于是继续换回Nginx。在一次偶然的Google搜索后,发现其实只要改变网站目录的所有者为”www-data”这个用户即可:

chown -R www-data /$DirectoryOfYourWebsite

原因在于运行Nginx的用户对于网站目录没有读写权限造成的,所以只要看下Nginx是哪个用户在运行就行了,把网站目录的所有者改为那个用户就可以启动自动更新了。

查看Nginx是哪个用户在运行可以用如下命令,注意,应该看worker process是哪个用户在运行:

ps aux|grep nginx

Linode有个问题就是,我选择的Fremont, CA机房,当时给的IP地址被挡在了伟大的墙下,换IP还得输出双向mtr报告,否则就不给换,可我人又不在国内。于是又想换回EC2了。其实相比Linode, EC2也不是那么贵,关键得下狠心定下一年或者三年的Reserved Instances租约,会有一笔不小的初始费用,但之后按小时计价算下来比Linode便宜很多,即使综合来算还是便宜。而且EC2只是Amazon Web Services的一部分,其提供的别的服务也是很有意思的。另外EC2要是IP被墙,可以很方便地随时要一个,然后再释放掉老的。嗯,所以还得再想想。

听歌,几年前听小精灵的时候,觉得不对胃口,现在听倒是觉得好好听啊!

Lollapalooza 2012

坐了overnight的飞机清晨5点多到了芝加哥,开好房,继续睡了一会儿后先去了Chinatown跟一朋友吃饭,接着就去Grant Park开始第一天的Lolla。

Lollapalooza!

到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想看的Yellow Ostrich,就去了不远处的Dr. Dog,因为不是太熟,听了几首后去看The War on Drugs,但又因为第一次去Grant Park不熟悉地形,去错台了。到的时候,已经是最后噪音阶段快要收场了。那就再接着到处转转。实在太热了,于是路过帐篷Bar的时候买了罐啤酒,坑爹的只有Bud Light跟百威,心想好歹也是冰镇饮料,但喝了几口就想吐了,这他妈是酒伐?之后,我的官方Lolla饮料就是水了。 然后去看了Tame Impala,听了几首后,就去排The Afghan Whigs。自从上次被朋友带去第一排看演出发觉效果特别赞之后,现在逮着机会就喜欢尽量蹭前面去。不过尽管他们出道很多年而且今年是他们重组,但提前半小时去的时候也没太多人,还能在大概第六第七排这样的。之前只在Spotify上粗听了两张专辑,觉得还是以三大件(吉他贝司鼓)为主的,就比较感兴趣。现场挺不错的,三把吉他但一点也不乱,层次比较分明,算是Lolla第一个让我兴奋起来的乐队。

听完,就直接去Black Sabbath的舞台了,本来还打算看The Shins的,可想想Black Sabbath四十多年分分合合多少次,这次好不容易又重组了,却因为吉他手Tony Iommi的健康问题取消了之前预定好的所有巡演,只剩下在他们家乡Birmingham, UK和这次Lollapalooza音乐节的演出,所以只好放弃The Shins早点去,排得前面点儿,而且The Shins之后在LA也有一场。此外,因为Lolla有两个主舞台,所以每天都安排两支压轴。今天是Black Keys和Black Sabbath冲突了。之前在波士顿看过一次Black Keys,现场非常赞,视觉效果也很好,打算去看第二次而且一定要在GA区域。正左右为难的时候,前几天他们突然在LA加演一场,速度刷到了内场票后就心定地打算去看Black Sabbath了。

到Black Sabbath舞台的时候,发觉在他们之前一支乐队还没出场的时候就已经好多穿着黑安Tee的歌迷在那儿驻守了。于是打算先出公园去附近找找吃的。出公园没走多远就看到了DQ,嗯,暴风雪来一发顺带典型美国垃圾食品来一套。饭毕,在Black Sabbath之前Passion Pit演出的时候混了进去,等着结束后双方歌迷互换的时候再往前蹭点。至于Passion Pit嘛,因为我对电子味重的非常讨厌,但是毕竟人家是波士顿出身的,我还是少说点坏话了。当时好多一脸表情严肃地看Passion Pit的一看就晓得必然是黑安歌迷。好不容易等到Passion Pit演完,黑安粉丝们迫不及待地开始往里挤,最后排在了大概十几排左右的位置。在等黑安出场的时候跟周围本地人聊天,一哥们儿就说“我有好多年可以看Black Keys,但是……”,说到这里,大家的眼眶都红润了,无以言表,大家只好纷纷击掌以示赞同。黑安的现场弄得非常神秘,刚把几个音箱拿上台的时候,就一块大黑布给舞台打了码。经历无聊又漫长的等待之后,突然听到舞台里传出Ozzy一阵黑暗味的“哈哈哈”,现场立马开始躁动了,然后大屏幕开始播放Black Sabbath成军到现在的记录短片,这个时候身边的哥们儿眼眶都红润了。等到大黑布撤去,看到了活的Tony后,周围人都已经纷纷留下了激动的泪水,当然我也不例外,真希望他身体健康。第一眼见到Tony,脑子里就是“教主”二字,表现地太赞了,非常稳札。大屏幕还不停地给他弹吉他特写,也算是高清吉他教学。给特写的时候总会免不了拍到他自己做的几根假手指头,每次都感动不已。Geezer的贝斯也非常好,很舒服,比专辑里表现地好得多。因为之前的“常驻”鼓手Bill一直不满意重组后给的合约,所以两场复出演出都是找了个新的鼓手,年轻人啊,精力旺盛,踩得非常准,基本还原了Bill的动次大次。至于Ozzy嘛,呵呵,一直剪刀手还老让我们双手放在空中左右甩,全然当我们是五月天歌迷了,唱嘛,虽然也很好,但毕竟年事已高,再也彪不到那么高的音。整场的歌单可以戳这里,如果想听现场录音的,可以去听之前那张Reunion专辑,估计网上也应该有不少这场的bootleg。总体来说,能看到活的Tony,我已经很满足了,这也是我来这届Lolla的主要原因。

Black Sabbath
Tony Iommi

第二天,趁着上午没啥安排,就去芝加哥四处逛逛。去了芝加哥最高楼Willis Tower,可以从上面俯瞰Grant Park然后心里默念一群傻逼摇滚青年,当然那个Sky Deck是必须去走一走跳一跳躺一躺摸一摸的。之后么,去了趟公牛主场美联航中心,膜拜了下迈克尔·神·乔丹的雕像。小时候第一次看NBA就是在一弄堂小面馆里放的公牛跟爵士的总决赛。顺路去Grant Park的路上,把千禧公园还有里面的大豆豆到此一游了下,走着走着误打误撞进了Art Institue of Chicago,慌忙逃出后就开始了第二天的Lolla。

神的雕像

到的时候,已经快1点,错过了JC Brooks & The Uptown Sound,就直接去看Jeff the Brotherhood。他们是一支二人组合(吉他和鼓),没什么太大的特点,有两首歌还用了一模一样的Flanger效果,不过他们倒是要给Red Hot Chili Peppers在澳大利亚的巡演暖场。结束后,去了Kids台,看Quinn Sullivan这个非常厉害的小朋友。看的人很少,于是坐下来听顺便休息休息。那天他弹了自己专辑里的几首,还有两首Eric Clapton的,非常过瘾,但是没能再次听到他弹”Voodoo Child”还是有那么一些遗憾的。有一点瑕疵就是现场他的吉他声有时候会略微刺耳,不知道是他们没调好还是啥。

Quinn Sullivan
Quinn Sullivan with Band

看完就去看JJ Grey & Mofro,这次音乐节少有的几支偏布鲁斯的乐队。既然在芝加哥开音乐节,布鲁斯应该是必不可少的,多少牛逼哄哄的名字在这个城市诞生,有兴趣的可以去看Cadillac Recordsr这部电影。听了几首后,就去另一个舞台排Alabama Shakes,也是另一支偏布鲁斯的乐队。人不是很多,可刚没坐下多久就收到了官方app发来的通知说是暴风雨来临让大家马上撤离,于是跟一朋友离开了Grant Park。辗转了几个地方后在DePaul大学某栋楼坐下等后续。没过多久果然暴风雨来临了,倒也有点吓人的,而一些土鳖本地人像没见过暴风雨一样的出去high了。期间不断地刷#lolla的推和9GAG打发时间。等雨小了一点后,就回Grant Park门口排队等开门。等了一会儿雨又变大了,还是决定回别的地方躲雨去,顺便再吃了点东西,刷刷推关注啥时候开门。巧得很,刚吃完,就看到有人说重新开门了,于是迅速赶了回去。这时候,大家热情非常高涨,纷纷跟工作击掌欢庆重新开门。但是那些本该表演的乐队咋办?后来经多方确认,暴风雨期间的这些乐队全部取消了,别的按原定时间推迟半小时,所以就错过了比较想看的Alabama Shakes。

因为上次在波士顿看Chili Peppers的时候万般不爽,所以想要再看一次,就只好忍痛放弃了Franz Ferdinand和Bloc Party,提前去排RHCP去了。暴雨过后的Grant Park各处是泥巴,很多积得深的地方工作人员已经栏起来了。同学们啊,不要以为音乐节下雨泥巴什么的就想到伍德斯托克啊理想主义啊什么的,扯太远了亲,真的不好玩,特别还是一个人去的情况下。

于是我的鞋就这么废掉了。

不管怎样,到的时候应该马上是The Weekend登场。无聊的等待后,The Weekend登台了,听完第一首歌后对于自己没去看Franz Ferdinand和Bloc Party真是肠子都毁青了。妈的,太他妈”哔*********哔”难听了。我没弄懂怎么把他们加到想看的列表上还不是因为RHCP的。后来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重新调查了下,发觉我在Spotify上听的The Weekend跟那个不是一支乐队我操!就在我不停后悔心里痛哭流涕了半小时后,主唱突然发话了,说主办方让他们再唱一首歌就下去。这乐队当时有多郁闷我当时就有多高兴,我是有素质的歌迷,还是得要尊重下人家,没有把喜悦之情放在脸上。可是非常纳闷的是,期待的双方歌迷互换这次没有发生,那些The Weekend歌迷没几个离场的,我还想再往前一些的类。接下去就又是一个小时的等待,跟周围本地人聊聊天,看看舞台一点点搭起来,慢慢地打发打发时间。现场手机信号真的太烂了,唯一能用的就是短信,还带半小时延迟的。所以下次如果要跟朋友们一起去音乐节,最好大家一起提前约好在哪儿碰头,然后根据想看的再分道扬镳。不过这对我来说基本是句废话,以后还是带个Kindle比较靠谱,#ForeverAlone。等啊等,到点了他们却还在调音,看着好着急,眼看着调音的人都撤了,突然又回来弄东弄西,还往复了好多次,急出心脏病了都。

红辣椒!最后被拉走了,我说了句”Am I back in China?”,周围人都笑了,于是我就陷入了忧伤。

终于,终于,演出开始了。在Chad, Flea, Josh依次出场开始jam之后,Anthony嘣哒着出场了。好像他第一首歌开不了嗓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于是就在麦克风里加了点特效弥补掉些。演了两首歌后,觉得歌单应该跟之前巡演都差不多,应该不会过于激动了。但是之后熟悉的riff嘣出来的瞬间我没摒住,流下了激动的泪水,是那首很久没演的Snow(Hey Oh!)。整场RHCP演了很多耳熟能详的歌,蹦蹦跳跳跟着唱了好多。基于各种原因,给我的感觉是这次跟上次在波士顿演的完全是两支乐队。Josh的发挥也非常好,尽管我还是喜欢他的前辈John,不过毕竟Josh还年轻不是么。后来返场的时候,还演了新专辑里一首我比较喜欢的”Brendan’s Death Song”。看完,我才发觉我基本快要走不动路了。回去挤地铁的时候发觉人一多,本地年轻人人素质也就那样。要不是我快残了,我这种魔都一号线挤惯的会挤不过你们?到了宾馆,先把鞋洗了,再把自己洗了就昏睡过去了。对了,我买了RHCP这场的录音,想要的朋友咱私下联系。

Red Hot Chili Peppers
Josh on the Guitar

接着就是第三天了,照例上午继续出去逛逛。先是听朋友介绍去了一个Architectural Tour,坐着船,沿着芝加哥河,看着各式建筑,握着手机,不知所措。回来后,就去了必须要去的Navy Pier,惊叹了下密西根湖好漂亮之后,决定去趟天文台那里拍个芝加哥的skyline。路上突然想吃牛排,于是一个人含小费吃掉七十二刀的事情我也就随口提一下。到了天文台后,拿手机拍了张,凑合看吧。

Chicago Skyline

回Grant Park,继续Lolla。其实最后一天大部分都没什么特别大的兴趣,除了最后压轴的Jack White。我就按照之前写的每个台看看。辗转各个台过程中还有本地人兴奋地问我“兄弟,草要伐?”。小插曲,在看Glary Clark Jr.的时候,一本地妹子比较high,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我聊天,后来还跳舞了,可是屌丝终究是屌丝,人家用屁股挤我两下,我就站在那里傻笑,心里感叹音乐的美好,然后她就跳着去别的地方了。最后看了下At The Drive-In,哎,勉强听完一首就走了,因为要赶飞机回去,Jack White就回LA再补齐了。

第一次美帝的音乐节,不算好不算差,期待明年有机会去Coacella,以及不知哪年才能去的迷笛。

来,听歌,最近一直在重温Wilco的这张”Yankee Hotel Foxtrot”,直到这次去芝加哥才知道封面就是著名的玉米楼。

*[email protected] owns all the rights to some of the photos listed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