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lapalooza 2012

坐了overnight的飞机清晨5点多到了芝加哥,开好房,继续睡了一会儿后先去了Chinatown跟一朋友吃饭,接着就去Grant Park开始第一天的Lolla。

Lollapalooza!

到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想看的Yellow Ostrich,就去了不远处的Dr. Dog,因为不是太熟,听了几首后去看The War on Drugs,但又因为第一次去Grant Park不熟悉地形,去错台了。到的时候,已经是最后噪音阶段快要收场了。那就再接着到处转转。实在太热了,于是路过帐篷Bar的时候买了罐啤酒,坑爹的只有Bud Light跟百威,心想好歹也是冰镇饮料,但喝了几口就想吐了,这他妈是酒伐?之后,我的官方Lolla饮料就是水了。 然后去看了Tame Impala,听了几首后,就去排The Afghan Whigs。自从上次被朋友带去第一排看演出发觉效果特别赞之后,现在逮着机会就喜欢尽量蹭前面去。不过尽管他们出道很多年而且今年是他们重组,但提前半小时去的时候也没太多人,还能在大概第六第七排这样的。之前只在Spotify上粗听了两张专辑,觉得还是以三大件(吉他贝司鼓)为主的,就比较感兴趣。现场挺不错的,三把吉他但一点也不乱,层次比较分明,算是Lolla第一个让我兴奋起来的乐队。

听完,就直接去Black Sabbath的舞台了,本来还打算看The Shins的,可想想Black Sabbath四十多年分分合合多少次,这次好不容易又重组了,却因为吉他手Tony Iommi的健康问题取消了之前预定好的所有巡演,只剩下在他们家乡Birmingham, UK和这次Lollapalooza音乐节的演出,所以只好放弃The Shins早点去,排得前面点儿,而且The Shins之后在LA也有一场。此外,因为Lolla有两个主舞台,所以每天都安排两支压轴。今天是Black Keys和Black Sabbath冲突了。之前在波士顿看过一次Black Keys,现场非常赞,视觉效果也很好,打算去看第二次而且一定要在GA区域。正左右为难的时候,前几天他们突然在LA加演一场,速度刷到了内场票后就心定地打算去看Black Sabbath了。

到Black Sabbath舞台的时候,发觉在他们之前一支乐队还没出场的时候就已经好多穿着黑安Tee的歌迷在那儿驻守了。于是打算先出公园去附近找找吃的。出公园没走多远就看到了DQ,嗯,暴风雪来一发顺带典型美国垃圾食品来一套。饭毕,在Black Sabbath之前Passion Pit演出的时候混了进去,等着结束后双方歌迷互换的时候再往前蹭点。至于Passion Pit嘛,因为我对电子味重的非常讨厌,但是毕竟人家是波士顿出身的,我还是少说点坏话了。当时好多一脸表情严肃地看Passion Pit的一看就晓得必然是黑安歌迷。好不容易等到Passion Pit演完,黑安粉丝们迫不及待地开始往里挤,最后排在了大概十几排左右的位置。在等黑安出场的时候跟周围本地人聊天,一哥们儿就说“我有好多年可以看Black Keys,但是……”,说到这里,大家的眼眶都红润了,无以言表,大家只好纷纷击掌以示赞同。黑安的现场弄得非常神秘,刚把几个音箱拿上台的时候,就一块大黑布给舞台打了码。经历无聊又漫长的等待之后,突然听到舞台里传出Ozzy一阵黑暗味的“哈哈哈”,现场立马开始躁动了,然后大屏幕开始播放Black Sabbath成军到现在的记录短片,这个时候身边的哥们儿眼眶都红润了。等到大黑布撤去,看到了活的Tony后,周围人都已经纷纷留下了激动的泪水,当然我也不例外,真希望他身体健康。第一眼见到Tony,脑子里就是“教主”二字,表现地太赞了,非常稳札。大屏幕还不停地给他弹吉他特写,也算是高清吉他教学。给特写的时候总会免不了拍到他自己做的几根假手指头,每次都感动不已。Geezer的贝斯也非常好,很舒服,比专辑里表现地好得多。因为之前的“常驻”鼓手Bill一直不满意重组后给的合约,所以两场复出演出都是找了个新的鼓手,年轻人啊,精力旺盛,踩得非常准,基本还原了Bill的动次大次。至于Ozzy嘛,呵呵,一直剪刀手还老让我们双手放在空中左右甩,全然当我们是五月天歌迷了,唱嘛,虽然也很好,但毕竟年事已高,再也彪不到那么高的音。整场的歌单可以戳这里,如果想听现场录音的,可以去听之前那张Reunion专辑,估计网上也应该有不少这场的bootleg。总体来说,能看到活的Tony,我已经很满足了,这也是我来这届Lolla的主要原因。

Black Sabbath
Tony Iommi

第二天,趁着上午没啥安排,就去芝加哥四处逛逛。去了芝加哥最高楼Willis Tower,可以从上面俯瞰Grant Park然后心里默念一群傻逼摇滚青年,当然那个Sky Deck是必须去走一走跳一跳躺一躺摸一摸的。之后么,去了趟公牛主场美联航中心,膜拜了下迈克尔·神·乔丹的雕像。小时候第一次看NBA就是在一弄堂小面馆里放的公牛跟爵士的总决赛。顺路去Grant Park的路上,把千禧公园还有里面的大豆豆到此一游了下,走着走着误打误撞进了Art Institue of Chicago,慌忙逃出后就开始了第二天的Lolla。

神的雕像

到的时候,已经快1点,错过了JC Brooks & The Uptown Sound,就直接去看Jeff the Brotherhood。他们是一支二人组合(吉他和鼓),没什么太大的特点,有两首歌还用了一模一样的Flanger效果,不过他们倒是要给Red Hot Chili Peppers在澳大利亚的巡演暖场。结束后,去了Kids台,看Quinn Sullivan这个非常厉害的小朋友。看的人很少,于是坐下来听顺便休息休息。那天他弹了自己专辑里的几首,还有两首Eric Clapton的,非常过瘾,但是没能再次听到他弹”Voodoo Child”还是有那么一些遗憾的。有一点瑕疵就是现场他的吉他声有时候会略微刺耳,不知道是他们没调好还是啥。

Quinn Sullivan
Quinn Sullivan with Band

看完就去看JJ Grey & Mofro,这次音乐节少有的几支偏布鲁斯的乐队。既然在芝加哥开音乐节,布鲁斯应该是必不可少的,多少牛逼哄哄的名字在这个城市诞生,有兴趣的可以去看Cadillac Recordsr这部电影。听了几首后,就去另一个舞台排Alabama Shakes,也是另一支偏布鲁斯的乐队。人不是很多,可刚没坐下多久就收到了官方app发来的通知说是暴风雨来临让大家马上撤离,于是跟一朋友离开了Grant Park。辗转了几个地方后在DePaul大学某栋楼坐下等后续。没过多久果然暴风雨来临了,倒也有点吓人的,而一些土鳖本地人像没见过暴风雨一样的出去high了。期间不断地刷#lolla的推和9GAG打发时间。等雨小了一点后,就回Grant Park门口排队等开门。等了一会儿雨又变大了,还是决定回别的地方躲雨去,顺便再吃了点东西,刷刷推关注啥时候开门。巧得很,刚吃完,就看到有人说重新开门了,于是迅速赶了回去。这时候,大家热情非常高涨,纷纷跟工作击掌欢庆重新开门。但是那些本该表演的乐队咋办?后来经多方确认,暴风雨期间的这些乐队全部取消了,别的按原定时间推迟半小时,所以就错过了比较想看的Alabama Shakes。

因为上次在波士顿看Chili Peppers的时候万般不爽,所以想要再看一次,就只好忍痛放弃了Franz Ferdinand和Bloc Party,提前去排RHCP去了。暴雨过后的Grant Park各处是泥巴,很多积得深的地方工作人员已经栏起来了。同学们啊,不要以为音乐节下雨泥巴什么的就想到伍德斯托克啊理想主义啊什么的,扯太远了亲,真的不好玩,特别还是一个人去的情况下。

于是我的鞋就这么废掉了。

不管怎样,到的时候应该马上是The Weekend登场。无聊的等待后,The Weekend登台了,听完第一首歌后对于自己没去看Franz Ferdinand和Bloc Party真是肠子都毁青了。妈的,太他妈”哔*********哔”难听了。我没弄懂怎么把他们加到想看的列表上还不是因为RHCP的。后来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重新调查了下,发觉我在Spotify上听的The Weekend跟那个不是一支乐队我操!就在我不停后悔心里痛哭流涕了半小时后,主唱突然发话了,说主办方让他们再唱一首歌就下去。这乐队当时有多郁闷我当时就有多高兴,我是有素质的歌迷,还是得要尊重下人家,没有把喜悦之情放在脸上。可是非常纳闷的是,期待的双方歌迷互换这次没有发生,那些The Weekend歌迷没几个离场的,我还想再往前一些的类。接下去就又是一个小时的等待,跟周围本地人聊聊天,看看舞台一点点搭起来,慢慢地打发打发时间。现场手机信号真的太烂了,唯一能用的就是短信,还带半小时延迟的。所以下次如果要跟朋友们一起去音乐节,最好大家一起提前约好在哪儿碰头,然后根据想看的再分道扬镳。不过这对我来说基本是句废话,以后还是带个Kindle比较靠谱,#ForeverAlone。等啊等,到点了他们却还在调音,看着好着急,眼看着调音的人都撤了,突然又回来弄东弄西,还往复了好多次,急出心脏病了都。

红辣椒!最后被拉走了,我说了句”Am I back in China?”,周围人都笑了,于是我就陷入了忧伤。

终于,终于,演出开始了。在Chad, Flea, Josh依次出场开始jam之后,Anthony嘣哒着出场了。好像他第一首歌开不了嗓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于是就在麦克风里加了点特效弥补掉些。演了两首歌后,觉得歌单应该跟之前巡演都差不多,应该不会过于激动了。但是之后熟悉的riff嘣出来的瞬间我没摒住,流下了激动的泪水,是那首很久没演的Snow(Hey Oh!)。整场RHCP演了很多耳熟能详的歌,蹦蹦跳跳跟着唱了好多。基于各种原因,给我的感觉是这次跟上次在波士顿演的完全是两支乐队。Josh的发挥也非常好,尽管我还是喜欢他的前辈John,不过毕竟Josh还年轻不是么。后来返场的时候,还演了新专辑里一首我比较喜欢的”Brendan’s Death Song”。看完,我才发觉我基本快要走不动路了。回去挤地铁的时候发觉人一多,本地年轻人人素质也就那样。要不是我快残了,我这种魔都一号线挤惯的会挤不过你们?到了宾馆,先把鞋洗了,再把自己洗了就昏睡过去了。对了,我买了RHCP这场的录音,想要的朋友咱私下联系。

Red Hot Chili Peppers
Josh on the Guitar

接着就是第三天了,照例上午继续出去逛逛。先是听朋友介绍去了一个Architectural Tour,坐着船,沿着芝加哥河,看着各式建筑,握着手机,不知所措。回来后,就去了必须要去的Navy Pier,惊叹了下密西根湖好漂亮之后,决定去趟天文台那里拍个芝加哥的skyline。路上突然想吃牛排,于是一个人含小费吃掉七十二刀的事情我也就随口提一下。到了天文台后,拿手机拍了张,凑合看吧。

Chicago Skyline

回Grant Park,继续Lolla。其实最后一天大部分都没什么特别大的兴趣,除了最后压轴的Jack White。我就按照之前写的每个台看看。辗转各个台过程中还有本地人兴奋地问我“兄弟,草要伐?”。小插曲,在看Glary Clark Jr.的时候,一本地妹子比较high,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我聊天,后来还跳舞了,可是屌丝终究是屌丝,人家用屁股挤我两下,我就站在那里傻笑,心里感叹音乐的美好,然后她就跳着去别的地方了。最后看了下At The Drive-In,哎,勉强听完一首就走了,因为要赶飞机回去,Jack White就回LA再补齐了。

第一次美帝的音乐节,不算好不算差,期待明年有机会去Coacella,以及不知哪年才能去的迷笛。

来,听歌,最近一直在重温Wilco的这张”Yankee Hotel Foxtrot”,直到这次去芝加哥才知道封面就是著名的玉米楼。

*[email protected] owns all the rights to some of the photos listed he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