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距离上次写年终总结已经过去4年了。上次说到15年去了很多地方,有点巧,19年也去了蛮多地方的,快暑假的时候照例回国了一趟,8月底9月初的时候去了趟冰岛环岛自驾,感恩节的时候去了巴黎巴塞罗那跟马德里。在巴塞罗那终于看到梅西现场踢球了。15年去的时候梅西4分钟受伤下场的时候我还在球迷商店买买买。后来16年百年美洲杯阿根廷在湾区有比赛,可是梅西当时受伤还没恢复,坐在了替补席上。这次在诺坎普看到梅西踢球,而且还是一进球两助攻,甚是满足。这两次在欧洲玩,可以分别单独写两篇,但拖延如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写完。

上次写的总结最后提到当时公司很多狗血的事情,果然,16年4月的时候,因为一些公司政治,我所在的组以及老板都被laid off了。不过当时也没有很慌张,exit interview完了大概中午,跟组里的同事互相留了联系方式拥抱后就早早回家陪luke玩去了。哦对!16年3月份我领养了一只猫叫luke!然后第二天就开始跟各种recruiter打交道,面试啥的,最后选择去了Tinder。

一晃我在Tinder也待了快4年了,经历了好多好多以前根本不会想到发生的事情,写本书都不为过。当时去了没几个礼拜,因为种种原因,公司里好多人走了或者被赶走了,做Android的只剩下4个人,还都是刚刚进来没几个月的。一周上六天班家常便饭。但是突有一天觉悟到,周一要release,周五还有25个bug要修,我拼死周末加班修掉10个,剩下还有15个bug,周一也没法release,就觉得好没意思,开始质疑是不是很多压力都是自己带来的,于是就很少再在周末加班了。4年后,虽然狗逼倒灶的事情还一直有,但Android team现在也四十多人外加十几个opening,每天5、6点就下班,压力也没有当时那么大了。4年,在tech industry大家都心知肚明意味着什么。16年17年的时候公司招了一大批人,大家一起grinding,一起hangout,一起吐槽有的没的,很多同事于是都成了很好的朋友,所以2020会是一个非常interesting的一年,就看看会发生啥吧。

19年subscribe了一些新的podcast,NPR的how I built thisthroughline应该是这些新订阅的podcast里最喜欢的两个了吧。How I built this一开始觉得应该不会太感兴趣,只是因同事的推荐听了slack跟bumble的两集,然后开始听一些tech industry里的人或者自己熟悉的品牌比如five guys/jetblue的发家史,后来觉得即使是听不熟悉的人物的故事也特别有意思。最喜欢Guy Raz每次都会问的问题,你这些成功有多少是因为运气有多少是因为自己努力。

19年看的剧里,最好的就是Chernobyl了,Succession也很好。也pick up了一些老的喜剧比如Seinfeld跟Curb your enthusiasm。书的话,19年第一个quarter还看得挺多的,后来大概因为Red dead redemption 2跟Borderlands 3接连上市,就没有时间了哈哈哈。看过的这些里,Bad Blood确实挺不错。The hard thing about hard things挺真诚地讲了做business很多时候是没有简单答案的。The color of law讲述了在造成今天社区是个好区还是坏区中,美国各个政府制定的各种法律条文所担任的重要角色,非常有意思。

19年了拼了好几个乐高,千年隼就快要完工了。七千多片,买来快2年了一直没有动,圣诞新年假期也没啥出去玩的计划就想着订个小目标把她拼完。但其实拼布加迪威龙应该是最好玩的,高度还原了车里悬挂、16缸引擎、驱动系统等等系统是怎样工作的,非常有劲!

2020年,想想还挺复杂的,慢慢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