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0

2011

很少在年末的时候写点东西,但是这次不一样,过去的2010年,太多太多重要的事情发生了,或正在发生着。

上半年的主题是告别,解散了组了没几个月的小乐队,辞掉了实习,以及最不舍的跟大学好友们的分别。毕业应该是每个人心中的一道坎,其实挥一挥衣袖,就过去了,那些感情,记在心里就好,时不时出来喝喝酒聊聊天比什么都强。

之后的那个暑假,去了次音乐节,还清楚地记得那些快哭泣的时刻,当《再见杰克》前奏响起的时候,当伴随着《公路之歌》一起开火车的时候,当基本就是咆哮着唱《无烦恼》的时候,当淋着雨吼着“快让我在雪地里撒点儿野”的时候,更坚定了要继续做个永远也长不大的摇滚小青年!

P7190233

那个暑假,无尽的告别,也认识了很多新朋友。。然后匆匆忙忙,就到了8月20号,踏上了一段新的旅程。

DSC03968

其实,来波士顿读书,没有什么特别不适应的,时差也只是睡了一觉就完全倒过来了,一学期也就这么读完了,成绩上自己也没啥特别大的要求,最后的结果我也挺满意的,更大的挑战应该在2011。也不抱怨什么,这是自己选择的路,自己要走好。

很多人都说,大学的结束便是青春的结束,也是理想主义的终结,但我还想继续这样下去,还是那句话,“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继续坚定地走在自己选择的路上!

大家新年快乐!祝一切顺利!吃嘛嘛香!

日志其实早想好该怎么写,写些什么,但是该放哪首歌合适却想了很久。

2010迷笛奖

前一阵儿提名就揭晓了,赶在最终获奖结果揭晓前(12月31号)预测下结果。橙色的是我预测的结果,后面加星的是我自己的投票。

最佳年度摇滚专辑 (Album of the Year)

反光镜《释你》

后海大鲨鱼《浪潮》

扭曲的机器《三十XXX》

痛仰《盛开》Star

评:说实话,这四张专辑无论哪张最终获奖,都挺愧对最佳摇滚专辑这个名号的。反光镜应该是最具人气的,所以预测是他们。

最佳年度摇滚歌曲 (Song of the Year)

反光镜《长大》

痛仰《盛开》

痛仰《生命中最美丽的一天》

万能青年旅店《不万能的喜剧》Star

万能青年旅店《杀死那个石家庄人》

评:万青两首很难选择。。另外,有意思的是五首歌出自三支乐队的专辑而且还都是EP。

最佳年度摇滚乐队 (Best Rock Performance By Group With Vocals)

二手玫瑰

反光镜

后海大鲨鱼

痛仰

万能青年旅店Star

评:《狗尿馆》这首一出声就注定这是张极其牛逼的专辑。

最佳年度摇滚男歌手 (Best Male Rock Vocal Performance )

高虎(痛仰乐队)

梁龙(二手玫瑰乐队)

谢天笑

虞笙(曾用名虞洋)

左小祖咒Star

最佳年度摇滚女歌手 (Best Female Rock Vocal Performance )

冯海宁(自游乐队)

付菡(后海大鲨鱼乐队)

抗猫(SUBS乐队)

吴虹飞(幸福大街乐队)Star

查可欣

最佳年度硬摇滚乐队 (Best Hard Rock Performance)

反光镜Star

蜜三刀

扭曲的机器

痛仰

谢天笑

评:不好意思,我是反托儿。^ ^

最佳年度金属乐队 (Best Metal Performance)

零壹

扭曲的机器

肆伍

夜叉Star

窒息

最佳年度摇滚乐器演奏 (Best Rock Instrumental Performance )

刁磊(糖果枪、春秋乐队鼓手)

关伟(木玛&Third Party乐队吉他手)

寇征宇(窒息、春秋乐队吉他手)

王囝(脑浊、DH&Chinese Hell Cat乐队吉他手)Star

歇斯(吉他手)

评:说实在,没啥特别突出的,个人喜欢王囝。

最佳年度摇滚现场 (Best Live Performance )

二手玫瑰

后海大鲨鱼

扭曲的机器

痛仰Star

谢天笑

评:就论2010年的表现来说,还真没有能跟痛仰相提并论的,特别是参加过五一北京迷笛的朋友们。

最佳年度摇滚新人奖 (Best New Artist )

南无

万能青年旅店Star

玉麟军

查可欣

指人儿

评:既然万青能被提名到新人奖,那么就应该是他们了。

最佳专辑设计奖(Best Album Art)

耳光《男人裆自强》

后海大鲨鱼《浪潮》

简迷离《落幕之舞 》Star

糖衣娃娃《1983》

新裤子《Go East》

中国摇滚贡献奖(Contribution to China)

豆瓣网

风华秋实文化

迷笛音乐学校Star

摩登天空唱片

评:这个奖。。。作为国人来说,很难做到独立地去评这个奖。但是既然迷笛学校都在这儿提名了,其他都是浮云。

P.S.:真不知何时才能去一次北京迷笛音乐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