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0

白日梦蓝

在这个时候,没有什么音乐能够更符合我现在的感受,就是刺猬的这张《白日梦蓝》。

白日梦代表我们大学时期做过的那些看似不切实际的梦想,蓝代表忧郁,感伤,“其实我们只是些忧郁青年”。

不想评论音乐本身,只想和着刺猬的歌声,说说话而已。

的确,我很没出息地第一个哭了。但是当时,看着大家这么多殷切期盼的眼神,我真的摒不住,你们那些眼神,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我真的不记得昨晚抱过多少兄弟,在多少兄弟肩上泣不成声,跟多少兄弟干过酒,与多少兄弟发自肺腑地聊天,一起大声骂这个操蛋的社会,一起大喊“不想毕业”。。。

但我会永远记得你们每个人紧紧拥抱我时对我说的话。你们每个人用力拍打着我的后背,每次击打都拍进了我的心坎里。那时,除了道几句珍重的话,除了抱得更紧,没有别的。

当理完东西,关灯,关上寝室门的那一刹那,不舍。

当跟还在寝室的同学一一告别的时候,不舍。

当再次拿出熟悉的钥匙圈,却发觉已经找不到那把钥匙的时候,依旧不舍。

当把钥匙交给阿姨时,还是不舍。

那些我们曾经一起嬉笑打闹的过往,就这么渐渐消逝远去。但我相信,当我们翻开那些旧照片,回忆那些过去,其实我们都不曾离开。

就像散伙饭的当天,我也买好了去美国的机票。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打算,自己的将来。大学终有一别,企图留下所有能证明我存在过这个学校四年的东西,发觉一切都是徒劳。这四年再漫长现在也已化为一瞬间,也化为人生这本书的那几页,当然有的人这几页很厚,有的人很薄,但这些都已经不太重要。我们该做的,应该勇敢起来,面对这个傻逼操蛋的社会,马不停蹄地起航,坚定地走下去,走好。只要在某些时刻,想起我们曾经一起的过去,就足够!

很多该说的话,昨晚都说过,不想再重复什么,希望大家都能记住。

那么,就这样吧。

加油!

再见!

出把琴+效果器

马上毕业了,准备出掉这把琴。一方面是可能马上就要去另外一个地方另外一个国家读书了,另一方面也是想换把更好点的琴。

就是这把Epiphone SG G400。去年年底的时候买的,用的频率不是特别多,因为买的时候自己也是初学,只是最近待在学校里每天练得时间多了点,除了琴头被磕过一点,其他无任何硬伤,成色最起码9成新。

EpiG400

琴头的磕碰:

DSC03300

另外出个效果器,百灵达的V-amp 2.0,已经能够模拟很多经典音箱,无任何使用问题,就是可能感觉有点点儿脏。如果要的话,还可以把自己以前找的那些使用指南吖之类的文档、软件等发给你。

DSC03308

另外,还有副美产蓝钢弦(个人觉得比同价位的达达里奥要好),当然,这副琴弦给你的前提是在这把琴出掉前,现有的琴弦没有断- -,因为我自己也只剩这套多余的琴弦了。还有,琴的那个琴架也含在内。

DSC03313

哦,对了,最重要的,价格,面交的话1600全套。

全部照片上传到:http://www.flickr.com/photos/aaronmix/sets/72157624200147358/